唐音

高一了应该不会太活跃

越来越沙雕

Saga&Legend

第一次渣文,两天只写出来这么点_(´_`」 ∠)_
疯狂分段,混乱,慎入,慎入

超新星设定
超新爆炸时会向四周抛射出体内粉尘及气体,相当于尸体了_(:з」∠)_

茫茫宇宙中,星辰流转,忽明忽暗。

交流,只是一种妄想吧。

说到底,那种可能性太小了。

孤独才该是常态,不是吗?

他心中时有不平,是恨吗?恨造物主,为他开窍,恨他赐予他如此灵敏的思维,很他赐予他感知孤独的能力。

这也是现状,他为孤独环绕周身的痛苦,沉溺于其中近乎窒息,无力地挣扎。

为什么啊......
他又一次向着黑暗呼喊着。
深渊啊,若你当真回望着我,请至少,让我知晓你的存在可好?

黑暗从没有回应,他也已数不清呼喊的次数了。

索性就此沉眠吧,醒来时,一切都会好了。

死寂中惊起一片波澜,睡梦中偶闻一声微弱的呼唤,猛地睁开眼来,惊愕的环顾四周,飘忽的真实似乎也要成为镜花水月。

他欣喜若狂。

在寂寞中沉默了那么久,连自己的语言都要忘记,只一遍又一遍重复着呼喊,此刻,终于,终于让他找到了一个同类,同样的结构,同样的频率,同样的孤独,不同的只有...

他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,他们说的很多,似是要把那漫长的时间尽数的倾诉出来,讲星云轨迹,讲恒星生死,讲偶然路过头也不回的旅行者,旅行者们看不见他们的信息,只当是平常的天体便不再多想匆匆略过,只留下充满周身压抑的失望,浓稠地置身其中就仿佛被禁锢动弹不得。

随时间流逝压缩的痛苦终于有了释放的豁口,便一股脑的涌出,尽数灌入听者耳中,获得一阵感同身受的肯定与安慰。

真是愉快的互吐苦水呢

生命中骤然出现一丝光亮,孤独,并不是常态。

他们之间的距离以光年计,他甚至都看不到他身上传来的微弱的光芒,但有那一阵阵的频率却是真切的,温暖的。等待回信的时间被无限延长,那种真实的喜悦与期待一直陪伴着他,他感谢造物主赐予他这次的幸运。
真是多变呢。

他是奇迹
他是Legend/Saga

一一一一一以上为双向视角一一一一一

等待,又是这磨人的等待。

回信啊,请快快地来吧。

他又发出了一段信息,许久之后,依然没有回应。

雷杰多的耐性快要消磨殆尽,他决定去看看那位朋友。冒着被引力撕碎的危险,他挣脱了束了手脚的轨道,化作一道流光掠过天际,他尽力分出更多的能量来压缩自己身前的空间,任凭乱流呼啸着撕碎光冕与焰尾,只奋力向前。

身周漆黑的空间渐渐出现些星星点点的粉尘,在光芒照耀下闪闪发光,缓缓地旋转着,移动着,好像一条明亮的溪流蜿蜒向前。再往前,一条条明亮的光带逐渐汇成一团,似混乱而有序的排列着。

雷杰多突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。

纵身探入,掀起一片小小的涟漪,星尘海无边无际,无规则,无尽的轮转着。他莫名感到一种不可言状的情感。

缝隙间充斥着混杂不匀的气体,雷杰多越来越不安,像是被催命一般狼狈的向前猛赶。
他看到了什么?

星云瑰丽的色彩中,围绕着一团扎眼的黑色,在雷杰多周身的光芒下,显得格外违和。尘雾缓缓的围绕在它的身边,被一点点的牵引过去。

他那一瞬间失了思考的能力,几乎费尽力气才勉强稳住了自身。

他似乎明白了些那说不清的情感。

雷杰多抬起手,掌心光芒缓缓的流转,似流水从指缝间漏过 。

他闭上眼睛,捂着脸颊,光芒一点点在缝隙间消散。

是...Saga啊....

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眼前逃逸,心中有一些从未有过的情感。

毕竟,孤独,才是世间常态啊。

结局一

世界的意志果然是不能反抗的

没有了,一切都没有了,他又成了孤身一人。
连Saga也离开了他。

索性沉眠吧,再也不会醒来,再也不想看这个世界,只让我绽放一片星云,就此别过吧。

庞大而美丽的星云不知几时诞生,它承蒙万千旅行者厚爱,静静地数着时间流过。

结局二

是悲伤吗?

不同于从前的疼痛一点点啃噬着心脏,他痛苦的蜷曲着,胸前计时器的光也黯淡不明。

为什么,为什么要如此折磨我,给予我那一点光亮又将再次杀灭,我的存在难道就注定孤身一人?

很痛,真的很痛啊

这种感觉真是再也不想体验了,再也不想了。他深深地恐惧着。

抛弃了,把一切都抛弃了,就不会再受伤了,不会再疼了。

淡化感情,隐藏脆弱,远离这寂寞,避开这痛苦。

他再不敢碰那份记忆,他害怕内心再被那种情感充满,但又有那么一丝渴望在纠缠着。

他是Legend,宇宙意志代行者。

他一无所有。

一一一一后续一一一一
雷杰多掠过一众星球,德拉西翁紧随其后。

“这回又是哪个不知好歹的小子。”长期奔波,令德拉西翁有些恼火。

“小问题而已,麻烦你了”雷杰多的声音依然没什么起伏。

视界中出现一小片星云,雷杰多没来由的减速,让德拉西翁费了好一阵力气才跟上来。
他发送一段频率,多见如德拉西翁也没有弄明白其中含义。

没有回应,这是显而易见的,星云中检测不到任何知性体反应,雷杰多叹了一声,“德拉西翁,你先去吧,我等会跟上去。”

德拉西翁一头雾水地应了,兀自前进时突然反应过来,嘿,叹气!他多少年没有张过嘴了?应该是从见到他起他就没说过话,平时意念传输也惜字如金,她甚至怀疑这同事的嘴根本没有说话的功能。

不过她也不敢好奇,那星云里有什么。

“终究还是逃不过啊...”雷杰多苦笑,浮在那黑洞旁。

一点点星光依然环绕在他身边。“生命生来便有着走向死亡的义务,可这么多年我却依然释然不了。”

他尝试张开双臂,却只抱住虚无。

还是那么疼啊

无谓的自欺欺人该停下了。

Saga,我回来了,你回来了吗?

评论(4)

热度(16)